广州代生孩子机构

分类:

他的学问很大,他的房间很小,他走了……

在燕园里

曾有这样一位老先生

他的学问很大

大到可以装下魏晋南北朝

他的房间很小

小到客人来了只能坐马扎

他“喜新厌旧”

常说“没有新见就不要写文章”

他“喜旧厌新”

常穿着洗得发白的半旧中山装

为学生们讲课

他将自己的一生

奉献给了中国古代史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潜心治学,笔耕不辍

传道授业,诲人不倦

他就是祝总斌

著名历史学家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7月8日

祝总斌在北京逝世

享年92岁

“材不材斋”中的祝总斌(2006年)

祝总斌的家里

陈设极为简朴

在一间名为“材不材斋”的书房里

狭小的空间堆满了书

这是他的一方小天地

他常请师生来到这里

但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这个屋里空间太小

椅子放不下

就只好请你们

坐小凳子、小马扎”

他鼓励大家

有问题直说就好

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学术研究

他都会认真回答

祝总斌家中陈设

“处事宜用复杂脑

待人当以单纯心”

祝总斌的书柜上

挂着一幅字

这也恰是他

人生的写照

作为魏晋南北史学界的

三驾马车之一

祝总斌潜心治学,笔耕不辍

他的《两汉魏晋南北朝宰相制度研究》

是中国古代史学生

不可不读的经典著作

影响了一批又一批人

对于学术

祝总斌始终保持着孩子般的天真

对他来说

写文章不是为了评职称

也不是为了名利

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

想要搞清楚

一个个问题

坐在书堆里的祝总斌

他曾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

发表一百万字

现在算来

他所著成果的总字数

早已超过了这个目标

他曾买下的书

总共有上万册

他从内心深处热爱着学术

祝总斌严谨的治学态度

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北大历史学系王铿教授回忆

投稿的时候

“杂志编辑说

这个既然是祝总斌先生看过了

那就没有问题了”

祝总斌待人

真诚友好、平和有礼

无论是否熟络

但凡有人登门拜访,临别时

他都会送到楼下

有时还会陪着走到小区门口

祝总斌对物质的追求不高

他的生活,无论衣食

都很简单、朴素

一年四季

他穿的衣服只求保暖

并不在意是否好看

很多衣服已经穿了好几年

但始终干干净净

泛着多次洗涤后的白斑

然而

碰上有需要的用钱之处

无论是给生病学生捐款

还是请弟子们吃饭

他总是不假思索

且毫无保留

就连涨工资的机会

也总是让给更需要的人

祝总斌对教学极为热心

每次上课前

都会做好详细的教学计划

瘦小的他

往讲台上一站

气场却很大

双目炯炯有神,声音响亮

他讲课的内容非常丰富

逻辑严密

一环扣着一环

“听众很难开点小差

否则就会跟不上趟”

但他从不拖堂

基本上到下课时

正好讲完

学生们于2015年上门拜访祝总斌

在学生们眼中

祝总斌宽容、平易

甚至有些“好欺负”

他不以老师自居

也从不支使学生为自己做事

而是默默付出

不求回报

跟随祝总斌多年的学生

从没有见他发过脾气

晚年时

祝总斌开始“散书”

他将自己的藏书拆开

按领域整理好

送给他的学生

书是他学术生命的寄托

祝总斌在《九朝律考》书中的批注

“碰到祝先生

是我上北大之后

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他的学生曾动情地说

世上再无祝先生

中国古代史的研究道路上

却永远留下了先生的脚步

指引着一代又一代人

读先生书

传先生道

哲人已逝,遗范长存!

文章网址:
他的学问很大,他的房间很小,他走了…… http://www.zsfumei.com/daiyunxiangguan/17974.html

标签:

返回列表